秦岭横云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APH

《栖迟茉莉开》

  我有一株茉莉,淡淡的盛开,淡淡的芬芳,在仇恨泯灭后,为爱而生。


  chapter 1

  栖迟的暗角阴冷潮湿,阳光不入,飞鸟不来,我蜷缩着坐在那里,双手抱住身体,眼泪一直流到身旁那株小小的茉莉上。这是我在失去记忆的17年中,唯一记得的姿势。没有阳光,没有水,我可怜的小茉莉只能靠我用眼泪来养活。

  “你不应该哭的。”婆婆就是这样告诉我。

  我们没有名字,没有过去,没有心,只有强烈的仇恨,无望的窥视另一个世界的人类。

  我们表情麻木,嗜恨而生,报复迷惘,蚕食悲伤。

  我们千年孤独,千年等待,千年想念一个人。

  一旦拥有感情,无望便成伤。

  可是,我怎么能够忘记过去,没有过去,你叫我拿什么去恨?

  于是,婆婆让我离开把我养大的栖迟,去那个陌生的世界,寻找困惑我17年的答案。找到了,就回来。

  chapter 2

  人类的水泥地面平坦干净,比较栖迟潮湿泥泞的小路不知强过多少倍,两边的商铺高大恢宏,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可是我不喜欢这里,因为他在17年前抛弃了我,把我推向栖迟绵长的死寂中,无望的生活了17年。

  白天的阳光灼热,一把一把的照在我身上,似乎要把我身体里得水份全部蒸干,终于,我像一株脱去水的植物“啪”地倒在地上。

  街上的人依旧行走或停驻,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就在这一刻,那种与生俱来的仇恨正慢慢复苏,一点一点地盘踞上我无知的绝望。

  “给我水。”我用干涩的喉咙呜呜的说。

  然后,真的有水流入了我的体内,我努力的抬了抬头,看到眼前拿着水瓶的瘦瘦的少年,竟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

  那些生生世世被禁锢的灵魂,那些了无音讯的静默痕迹,那些仓促搭建起来的美丽时光,那些须臾生长的爱恋与慌张,那些擦肩而过的纯白瞬间,都只是为了来到这个世界,找寻你留下的踪迹。

  chapter 3

  “你如果再这样喝下去,我就会破产的。”他一手把我喝完的第13个空瓶子扔进袋子内,一手攥着仅剩的五块钱对我大喊。


  “没有办法,谁让你救我的。”我贪婪的吞咽着这来之不易的水,仿佛稍微停顿一下,我的身体又会被骄阳蒸干。


  而眼前的少年一脸委屈,好像我喝掉的不是水,而是他整个的心血和生命。


  “你还是和17年前一样,那么任性和霸道。”


  有汽车鸣笛着从我们身边开过,我大声的对他喊,“你说什么呀?我听不见。”


  “没,没什么。我是说,你给人的感觉,还蛮可爱的。”


  “是吗?”我狡黠地笑了笑。


  “嗯,很像,很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茉莉花。”


  “真的!我也很喜欢茉莉花呢。”此刻,我留在栖迟的小茉莉,不知你过得好不好。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小茉,小茉的小,小茉的茉,呵呵。”我顺便给自己乱起了个名字


  “我以前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子,她也叫小茉。”


  “那你可不可以带我见见她?”


  “可是,她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他低下头。


  “那么,你可以把我当成她啊,我不介意的。”


  “我知道。”他很假的笑了笑。柔柔软软明亮的微笑,清清亮亮暧昧的微笑。


  就在那一瞬间,我开始迷恋那种明媚的笑。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恰似微小的情愫,在心底蔓延开来。那么,我很想永远陪在他的身边,即使这只是一个太美丽的梦。


  即使这只是一个劫。

  chapter 4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快乐每天都像人世的阳光,漫天播撒,落入心底的是细细的喜悦。

  他带我去很大的水池边喝水,带我去开满野花的草地,带我去看很多很多开的很好看的茉莉。那些茉莉很白很鲜亮,把我的小茉莉比的抬不起头。


  我保持着栖迟带来的习 惯,不问他的名字,他的过去。每天手舞足蹈蹦蹦跳跳地围在他身边,像个孩子。而人们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从来都没有。


  我抬起头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浓浓密密的褐色头发,刘海儿温顺地遮到眼睛,俊秀的脸上满满充溢着迷茫的神色,走起路来孤单的羞怯与温柔。


  他笑的时候,眼神溢满温和的邪气,像不掺一丝杂质的纯白茉莉;他不说话的时候,眸中蒙着一层薄薄的雾,神情淡定,清澈哀伤。嗯,忧郁的苍白少年,我是很愿意地,和你在一起,过一辈子。


  昨夜西楼听风叹,


  今朝东门倚晴看。


  与君采繁凡世暖,


  小景未晞栖迟寒。


  “我要帮你找回那些丢失的记忆。”


  那些从他的眸中隐隐约约反射出的光芒微微刺痛我的双眼,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就像我们一直未曾分开。


  我站在小茉的墓前,碑上的照片是一个女孩顽皮的笑,水灵灵的眼睛探寻着未知的奇特,浅浅的笑靥刻在脸上,像极了墓前的我。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照片,所有有关前世的记忆瞬间涌来,漫天的火光吞噬了我所有的眷恋。

  chapter 5


  原来,我就是小茉。


  我的家在17年前遭遇一场大火,我一个人蜷缩着坐在卧室的角落,双手抱住身体,眼泪一直流到戚扬哥哥送给我的小小茉莉上。


  大火一直烧,刹那间吞噬了房间的每个角落,然后就把我小小的身体蒸干。四周似乎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来救我,他们就让一个孩子绝望的死于干渴,被大火带走。


  我只是一个魂魄,一个被残忍的推向绝情的栖迟的可怜灵魂。没有家,没有未来,带着前世的仇恨,抚平曾经苍白无力的爱,在栖迟中绝望生存。


  就连一直喜欢的戚扬哥哥,你都没有去救我。


  你们这些人类所谓的关爱,你们自私的拥有庞大的光芒,你们自负的排斥我们这些卑微的生命,残忍的将我们推向栖迟,推向一个我们可以暂时安身却终身无望的黑暗角落。


  “这就是你们人类,难怪婆婆告诉我,住在栖迟的我们只能有恨——对你们人类的恨”我对着漠然而过的人们绝望的说。


  “不,你错了。”他在我身后说,苍白的脸那么俊秀那么忧伤。


  “你内心的恨只是你凭空想象的情节,所谓的善、恶也不过是你主观的猜测与判断,既然不是亲眼所见,你又怎么能够断定没有人去救你?”


  “好,就算17年前有人去救我,那么为什么现在,我晕倒在大街上,那么多人都没有救我?当我快要被晒死的时候,人们都无视我的存在?”


  “你只是一个魂魄,而人是看不到魂魄的。”


  “那么,你怎么能看到我,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因为,我也是一个魂魄。”

  chapter 6


  17年前的大火,不是没有人去救我。很多人在房子的周围,拿着水去扑火,可是火势太大,人们只有无能为力的看着房子被烈火吞噬。


  而我亲爱的戚扬哥哥,不顾一切的冲进去,被烧掉的木板击中,永远没有醒来。


  “小茉,你看。人们在你的墓边种了那么多茉莉,只是因为你小时候最喜欢茉莉花呀。大家都很想你,都很爱你。栖迟的灵魂之所以感到无望,是因为你们的恨本来就是一种虚无的幻觉。”他拍拍我的肩膀。


  “爱,是用心来体会那种相牵相念的温暖,即使它已不再美好。”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我曾经那么深的仇恨,竟然只是误会。你既然教会我去恨,又为什么偏偏告诉我,原来人世可以这么美好。


  一切仇恨,被凡世终年温暖的光照亮后,统统消散成了云烟。


  千丈繁华,人世浮沉,那些不再美丽的忧伤和殊途同归的落寞,到头来,都只是一场甜美到茶蘼的梦而已。在这个过程里,爱恨交织而成的,就是我们的宿命,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还有戚扬,从小就很疼我的戚扬,为了救我冲入火海的戚扬,执着的等着我为我找回记忆除掉仇恨的戚扬,带我喝水带我看很多很多茉莉的戚扬。


  他微笑着对我说:“小茉,不要恨,人世那么美好呢。”


  然后,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平摊开,一片空白。


  只留下一颗小小的种子,在我手心里发芽、开花,须臾长成一株纯白色孤单的茉莉,繁华跟着就伤逝。锦绣成绮丽,摇曳总薄烟。没有希望,没有爱,我永不绽放。

  chapter 7


  我抱着戚扬留下的茉莉,回到栖迟小小的暗角。


  善良的他教会我去爱,我去不是一个好人,被仇恨蒙蔽双眼多年,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所以我没有力量也再也没有权利去爱。栖迟教会我仇恨,人性虚伪的角落隐藏轮回报复的噩梦,却是我唯一可以安身生存的地方。


  那里阴冷潮湿,阳光不入,飞鸟不来。我蜷缩着坐在那里,双手抱住身体,眼泪一直流到身旁开满羸弱小花的茉莉上。用这样绝望的姿势,想念我美好温和的少年。


  我会永远记得那个静默的黄昏,絮末飞扬,少年的身体渐渐透明,消失在夏末寂寞的地平线上。纯净的画面隐约一丝哀伤的痕迹,涌现上心头看不见的地方,


  茉莉花的花瓣清香,缕缕晕开,恰似我此刻虔诚的祝福。


  戚扬,步入轮回,重返人世,你一定要幸福。


  end....


  注:“栖迟”一词出自《诗经·衡门》中的“衡门之下,可以栖迟”一句,为“游息,安息”之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