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横云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APH

【张X安 推理向】解码(13-16完结)

苏砂:

有点致郁。  


加了音乐,大家可以点文章右上角的小三角进入页面展开听。


1-4     5-8    9-12


*


13


 


作为一个基础的极坐标函数图像,四叶玫瑰线对于数学领域的研究者来说,自然有着非比寻常的独特魅力。然而此时安文逸却并不在意这些,他所在意的,只有张新杰在日记中留下这样一个极坐标函数图像的目的。


 


ρ=asin(2θ)。


 


这是四叶玫瑰线的极坐标方程。只要代入一个θ值,便可以求出一个相对应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一定与接下来要输入的密码有着直接的联系。


 


安文逸去洗手间抹了把脸,把脸上的灰尘和血迹都清理掉,为自己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酒精棉蘸在伤口上的刺痛感让他的脑子更加清醒了一些,安文逸站在客厅,站在被浸泡在无机溶液箱中的张新杰身边,环视着这间屋子中每一个微末的细节。


 


他需要一把对应的钥匙,来解开这道并不算复杂的锁。


 


灰尘让这个房间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抹暗色。蜡烛早已经被灭掉,当新的一天来临之时,晨光遍已经布了这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这是一片无数人为之捍卫的土地,张新杰是其中的一员,安文逸也是。就算当他们的名字和躯体都将烟消云散,但荣耀之魂却会随着每一场反击战,遍布荣耀帝国的每一寸土地。


 


他们今天在做的事情,总会有后人来继承。


 


 


安文逸的电子表已经跳到了上午七点整,石英钟却没有响。虽然这座石英钟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上过发条,可此时这件对于张新杰来说无疑很重要的东西的罢工,还是让身处在这间屋子中的安文逸感到有些不习惯。七点整,这是每天张新杰准时吃早饭的时间。


 


除了今天。


 


石英钟的钟摆随着张新杰的心跳停止了,停在了不知是何年何月的凌晨一点。分针和时针分成了一个精确的角度,仿佛是在成全张新杰生前的一贯作风。


 


凌晨一点整,时针与分针的夹角是30°。


 


一串数字跳进安文逸的脑海,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被敲进了计算机的服务终端中。


 


0866025403[注10]。




[注10]:将30°代入ρ=sin(2θ)中,结果为0.86602540378444。




14


 


随着「嘀」的一声短促的声音,显示屏跳了几跳,主机发出了「嗡嗡」的的声响,昭示着芯片程序的顺利运行。漫长而又短暂的几秒钟后,屏幕上跳出了两个熟悉的单词:


 


「Soldier’sNumber」。


 


作为一名荣耀帝国的军人,当他们站在帝国军旗下宣誓的那一刻起,就拥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十三位编号。前三位代表所属的战区,四、五位代表士兵所属兵种,六至八位代表该士兵的所属部门,九至十三位则代表此人的军阶、职位和识别码。这个号码会被印在每个人的袖章上,用于作战期间士兵身份的快速识别。张新杰失踪前的S.N.是2930409206160,代表着第二百九十三战区情报第二分部部长,中校军衔。


 


安文逸在键盘上录入了这一串十三位的数字,却在敲下输入键的前一瞬停了下来。


 


计算机终端上方的电子眼闪烁着微弱的红光。这是一道人脸识别系统程序。


 


如果自己的猜测没错,那么这道程序将配合输入者的脸部特征和Soldier’s Number共同识别。那么这道程序的目的,便是确保张新杰能够将自己所留下的信息准确无误地传递给某些特定的人选。


 


安文逸删掉了方才输入的数字,敲下了自己的Soldier’s Number。


 


「2930409207281」。


 


第二百九三战区情报第二分部副部长,少校军衔。


 


安文逸将面部对准计算机上连接的电子眼,准备进入这道看起来万无一失的程序。可突然响起的门铃声,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安文逸打开安保系统的电子映像,只见来人端端正正地对着摄像仪敬了个军礼,朝着门外的对讲机道:


 


「安副长,我来修电路。」


 


来人说罢将袖章对着摄像仪一晃,让安文逸检查了自己的编号。安文逸走到门口为他打开了大门,来人是个小年轻,背着一个电工专用的大袋子,模样普普通通,看安文逸的眼神却有些拘谨。


 


「昨天开了走廊的灯就跳电了,麻烦你给看一下出了什么问题。」安文逸说着便带上了门,把年轻人往屋子里让。对方一边点头应答着,一边拉开袋子搬出电工箱,从里面取出了一把钳子和一把螺丝刀。


 


「哪里?」


 


「走廊。」


 


安文逸为年轻人指着方向,为了不让对方感到拘束,还特地露出了一个颇有些疲倦的笑容。可这位年轻人似乎是第一次和长官打交道,举手投足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于是站在原地小声说道:


 


「还是……安副长来带一下路吧。」


 


安文逸将双手插在外衣的口袋里,随口问道:「是第一次单独出来执行任务?」


 


年轻人点了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安文逸想起自己当年第一次独自破译军情密报时,也是像这样不知所措,三个小时的破译工作做下来,手心和头上尽是冷汗。后来张新杰严谨地指出了由于紧张过度而出现的几个字面的失误,对他的第一次任务做出了一个「勉强合格」中肯的评价。


 


那么眼前这个少年……恐怕连「勉强合格」的程度都无法达到吧。


 


「不戴绝缘手套吗?」


 


话音未落,枪声却已响起。安文逸脸上的笑容还未褪去,便冷冷地发声指出了眼前的少年足以致命的错误。子弹贴着对方的手臂呼啸而过,在制服上擦出了一道飞扬的血花。方才还神色拘谨的少年此刻已然沉下了脸,右手僵硬地停在半空中,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了一把短枪。安文逸「咯啦」一声将子弹上了膛,面色沉静地低声说道:


 


「别动。」


 


安文逸用枪指着少年的头,声音冷酷到足以令对方相信如果他有胆量轻举妄动,子弹便会毫不犹豫地洞穿他的颅骨。少年将手缓缓放下,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慢慢地蹲下身来将枪放在地上。


 


「是谁派遣你来的?」


 


沉默。不过安文逸并没有指望能从对方口中得到答案,将地上的手枪踢到一边的角落之后,他也并没有在做其他多余的动作,只是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人来。


 


眼前的这名少年年龄并不大,从发育的情况来看最多只有十九岁而已,但右手食指和手掌上却蒙了一层很厚的茧。这应该是帝国高层军官专门训练出来用于暗杀的人选,但安文逸却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价值能够让高层出动这样的精英来对付自己。


 


看来这一切的谜底,都应该藏在张新杰留下的芯片之中。


 


 


15


 


安文逸的枪法并不算流畅,但却很精准。而且对付眼前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自己手上这把枪应该是绰绰有余。不过此时的安文逸显然是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体力,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之后,方才还木讷地站在原地的少年抓住了这短短的一个空档迅捷出手,将安文逸持枪的双手反剪住,膝盖猛地顶向了他的胃袋。


 


安文逸的身体向前弓去,枪却没有脱手,胡乱地打了几颗子弹之后终于稳住了身形,在摆脱了对方的贴身纠缠之后,自己的胸前却突然挨了一刀。巨大的惯性让安文逸后退了几步,他明白自己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再继续缠斗下去,用不了多久便会被对方制服。


 


更何况,对方此行的目的,似乎只是想要自己的命而已。


 


方才那一刀插在距离自己的心脏不到半寸的地方。安文逸喘着粗气,被汗水濡湿的头发贴在皮肤上,来不及去感受胸前钻心的痛感。在刚才那一番乱斗之后,自己开的几枪似乎也打中了对方,此时那名少年杀手没有再马上靠上来,而是半跪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墙边,费力地伸出手去想要拿回被安文逸踢开的那把短枪。


 


安文逸毫不犹豫地抬起手,一枪终结了对方的生命。


 


在调任情报分部副部长之后,安文逸已经很久没有再见过血。在前线的战场上,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流血事件,每时每刻都有不计其数的年轻生命犹如流星一般迅速陨落。可眼前的这名少年,却与他流着一脉相承的血液。安文逸第一次如此痛恨那些软弱而腐败的高层军官,如果不是他们,眼前的这名少年此时或许会像他们当年一样站在荣耀帝国的军旗下宣誓,就算将来他会踏上那片残酷的战场,也会被当做一名英勇无畏的战士光荣地死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作为一名叛徒,被自己的同胞亲手了结。


 


简单地处理了伤口之后,安文逸把少年的尸体停进冷柜,回到客厅的计算机终端前,输入了自己的Soldier’s Number。


 


计算机飞速地运算着,十几分钟后,在屏幕中出现了一个三维立体影像文件。进入这份文件指令的一瞬,张新杰的影像在屏幕中显现。在影像中,他依旧是那张沉着而从容的面孔,双眼中时时刻刻流露出身为一名杰出的情报人员所应有的机敏与睿智。


 


安文逸注意到了在张新杰的颈静脉上那个令人触目惊心的针孔。


 


这是张新杰死亡前三小时留下的最后影像。


 


 


终章


 


「这是我生命中最后的三个小时。我将详细记述潜伏在敌军驻地三年零三十七天期间的一切见闻,其中包括对于敌军组织结构的侦查成果,以及敌国近三年来科技方面的多数成绩。最后是一份敌国潜伏在我军内部的内应名单。请不要用任何能够留下痕迹的方式记录这份芯片中的信息,包括植入在我大脑中的这份源文件芯片,也请在影像播放完毕后与尸体一并销毁。」


 


这是张新杰在留下的这份影像文件中所录入的第一句话,用这样平静的语气,客观地陈述着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


 


接下来三个小时的录像里,张新杰将自己卧底期间所获知的一切讯息事无巨细地保存进了这份影像之中。在录像的后半部分,似乎是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张新杰的语速越来越快,安文逸不得不将这份文件倒带重放,才能保证自己能够将他所说的所有信息一字不差地记在脑中。


 


安文逸将这份录像重复播放了三遍,每一遍都让他的理智几近崩溃。到后来当他能够一字不差地复述出这份文件所记录的全部内容时,安文逸已经狼狈到连点击重播键的力气都没有。此时他的大脑仿佛成了一块存储盘,精确地复制着张新杰留下的一切信息。他的情感、他的知觉全部都被迫丢出了大脑,剩下的只有犹如电脑主机一般精密的计算。此时他就像一台冰冷的机器,没有爱或恨的情绪,没有对于过去的回忆或是未来的展望,没有快乐或是痛苦的知觉,他大脑中的任何一个细胞中都只记得一个名叫张新杰的人,和他在这三个小时中所说的每一句话语。


 


在这一刻,当他摒弃了所有的感情时,那个叫做张新杰的人,仿佛从来都与他无关。


 


 


当牢牢记下这一切之后,安文逸将录像文件的时间轴拖到了最后,记下了张新杰在录像中所说的能够让芯片销毁程序启动的密码。


 


「208114111913251215225」。


 


结束了。


 


全部都结束了,此时这或许是在密码生成器中随机生成的二十一位数字,成了终结这一切的最终信息。不需要再去猜测,也不需要再去破解,只要自己在键盘上敲下这串数字,包括张新杰在内的一切就都将灰飞烟灭。


 


影像资料虽然没有录入张新杰死亡的一瞬间,可当安文逸转过身静静地望着身后漂浮在无机溶液中的张新杰时,却还是能够想象出他在迎接死亡的前一瞬间那样平和而镇定的表情。此时的安文逸心中虽然已经没有了任何情感,可是自己还是想再多看他片刻,多看一眼这张仿若还在熟睡中的沉静面孔,哪怕他刚刚已经就这样看了他十几个小时。


 


还不够啊,张新杰。


 


我还想要再看你十年二十年,还想要再看你生生世世。


 


我还想,再多看你一眼啊。


 


芯片的销毁程序在滴滴答答的声音中启动,无机溶液箱里的溶液和张新杰一起在顷刻之间便化为了血水。那枚芯片冒着一颗又一颗细小的气泡悬浮在液体之中,转眼便已经炸成了一朵小小的水花。安文逸呆滞地望着眼前这一切,望着血红色的无机溶液箱,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刚才的一瞬间被染成了残忍的红色。


 


那串启动销毁程序的密码还停留在泛着冷光的显示屏上,安文逸看着看着,却觉得这安静的房间中骤然响起了轰鸣的噪音。方才被自己输入的一串密码中突兀地多出了两个空格,将这长长的一串数字分成了三个部分。


 


在多年的情报官生涯之中,安文逸对于数字的敏感性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这样一串简单的数字,他却在脑海中解析了长达十分钟之久。


 


「2081141119 , 1325 , 1215225」。


 


「Thanks , My Love」。


 


 


-END-




-----------------------




完结了,厚着脸皮求小伙伴们REPO。


*


一些写在最后的话:


总算是写完了。在写最后一章的时候几乎是一边哭着一边写的,超没出息。


这篇文的起因是一个梦,梦里安文逸隔着一层玻璃看着漂浮在水中戴着半透明面罩的张新杰,当时的那种心情几乎全部被我用在了最后一章里。其实梦里还有叶修大大出场来着,身份是总BOSS,不过这篇文并不打算写太长,所以那段就被掐掉了。


说实话我在原著中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小安,但是随着剧情的逐渐发展,尤其是在他面对柔爷一挑三失败后所作出的反应,让我觉得这个男人的性格有时候真的特别可爱。而张新杰大大一开始我就很喜欢,后来XX打82的时候更是直接苏到死。当时这个梦醒来的一瞬间我就决定要写这篇文,不过当时还没有定下来是解码题材,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个人的组合真的是特别适合这样的题材。


我觉得这两个人都并不是会将感情轻易外露的人,而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后,就常常会错过很多很多相互表达的机会。会留下遗憾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作为一名同人作者,当原著的人物架构已经非常丰满的时候,其实只要给出一个背景,故事就会自然而然地去发生。我们都无法控制剧情的走向,只能去做一个记述者,把可能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而我,非常喜欢去做这样一个记述者。


接下来的故事是关于黄金一代的故事,那年他们还都【没有死】,故事的名字定为《暗战》,依然是我比较喜欢的推理故事。以及在《暗战》之后关于小安和新生代们的故事《血翼》,故事的框架已经基本定好了,脉络和梗概也有了雏形,接下来只要写出来就可以啦。这三个串联起来的故事会作为一个名字叫《AWAKE》的系列放出,计划在2月底全部完成【当然计划没有变化快大家都是造的】。


谢谢这段时间以来大家的点赞,鞠躬~

评论(2)

热度(1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