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横云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APH

透明

QAAQQQQQQQQQQQ

莲花君:

· 江波涛中心,万圣节企划透明人Ver,微周江


· 欧欧西,私设,求不care细节


· 昨晚上没写完的一些细节单独拎出来写了,有点儿胡言乱语【。


 




“你知道的,透明人,进出很多地方都很方便。”


“嗯。”


“而且我的寿命很长啊,长的我都忘记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游荡在这世上的。我现在还能记起来一点儿的,好像是......呃,唐朝?我还记得西市有家糕点铺的赍字五色饼不错,我趁着老板关门的时候,溜进去偷吃过,结果被关在作坊里整整一晚上。”江波涛又笑起来。


“......”他怎么这么喜欢笑?周泽楷想。


“哦,还有啊,这个世界上能去过的地方我都去过了。哦,等等,有些’男士止步‘的地方除外,我可是一个有原则的透明人。”


“......嗯。”尽管这没什么好自豪的。


“不过啊,我有时候还是挺希望被别人看到的。你知道吗?小周。”江波涛也许正坐在他面前,又或许是站着的,他的绷带手环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周泽楷没法确定,只能听见江波涛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近乎颤抖的地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这个世界上,徘徊的太久。”江波涛顿了一下,补充道:“一个人。”


“现在很多人好像都喜欢说自己是小透明,但是跟我比起来,他们可一点儿都不透。”江波涛近乎自嘲地笑着,“没有人能看见我、触摸我、感受我,我连一道影子都没有。”


“......”别说了。


“我曾经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中间一个人跳狐步舞,那是我在一个浪漫的婚礼上学的,就像这样。”江波涛哼起了一段轻快的旋律。


“......”他也许在跳舞。周泽楷想。可惜我看不到。


“可惜你看不到。”江波涛停下了哼唱,略带苦恼地说着:“我觉得我跳的应该还不错,不过那次跳的就不怎么样。有个开货车的司机可能是磕了药,在十字路口横冲直撞的,我为了躲开他跳错了好几拍。”他又笑了。


“......嗯。”这其实并不好笑。


“其实事后想想,真被他撞了是不是也是一件好事?”江波涛又顿了一下,自顾自地展开了遐想:“也许我会流血,然后就会被别人看到了?嗯,想想那个司机猛然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凭空出现一滩血迹,他会不会被吓死?手舞足蹈、惊恐万分地向着路人还有警察解释我的凭空出现?然后我呢,我大概会微笑着前往天堂吧,毕竟在死前终于能够被别人看见了呢。其实我也不确定,嘿嘿,毕竟我连自己有没有’血‘这种东西都不知道。”


“......”江波涛今天老是笑个没完,可是他真的开心吗?


“我不喜欢城市,它老是这么繁华又匆忙。小周,你能想象吗?你呆在人群里面,人群挟着你从这里走到那里,到处都是人,但是没人能看见你。有那么多的人在你身边走来走去,可是只有你是孤单的一个,自始至终。那种感觉,比我在北极的那一次冒险,还让人浑身发冷。”


“......”也许我是不是该抱抱他?


“我比较喜欢人烟稀少的地方,那会让我自在不少。想想蓝天、白云、大片的草地和高大的树木,他们让我惬意不少。至少我可以醉心于风景,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不孤单。”


“我遇见你那次其实也是一样的。”江波涛很开心地笑着,发自肺腑,“我在一片开阔的荒野上追着一只蝴蝶跑——那只蝴蝶根本不知道我在追它——然后一脚踩进了那个盗洞,那个盗洞特别深,七拐八拐地把我都撞晕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趴在你的墓室里啦。”


“我很高兴那天能掉进那个盗洞,然后遇到你,我的......朋友。虽然这种形式让我想起一个叫’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故事。真的,已经好久没有人跟我说过话了,对于我这种不甘寂寞的透明人来讲,能聊上几句真是太棒了。”


“而你,小周,你是个特别好的听众。”


“哦,好像我应该离开了。博物馆要开馆了,那么,我晚上再来看你。”江波涛把手掌贴在冰凉的玻璃上。玻璃展柜内,周泽楷斜躺在他的棺材里,脑袋耷拉在一边,右手手肘的绷带上系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提到博物馆,容我最后再说一句。我曾经蹭着看过一部叫’博物馆奇妙夜‘的电影,那个博物馆里的’展览品‘们到了晚上都会活过来呢,不像你们......”江波涛停顿了很久,没有再说下去,再开口时,声音里却有了抑制不住的颤抖:“好了我真得走了,晚上见了,小周。”


周泽楷安静地躺在他的棺材里。


这回,他是真的死了。




 








【没了【。】


【解释一下为啥小周死了,差不多是类似于文物在外界的灯光以及潮湿的空气中暴露过久,会见光死一样【。】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