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横云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APH

【周叶】Diamonds and Rust (十)

总觉得黑道paro会莫名的苏hshshshs

白小福:

※黑道PARO,周叶ONLY、狗血、强行装逼、HE;


※TAG是:钻石与铁锈,不定期更新,攒文可订阅。


前文:(九)


※短篇集预售:周叶小说本《马路杀手》+小料本《玫瑰红》






第十章


 


叶修慢条斯理地给枪上好膛,抬腿朝房内迈出第一步。


“别过来!”


按着周泽楷的其中一人大喊一声,慌慌张张从口袋里掏出把匕首,把他们的人质从地上拎起来,卡住脖子,用刀刃威胁性地在脸旁比划着。


这名打手体格魁梧,周泽楷几乎被提得双脚离地,脖子被勒得太紧,头部迅速充血,但刀尖只是动一动就能割开要命的位置,他只能试图掰开夹住自己的手臂,无奈徒劳。


这套威胁并没有被叶修放在眼里,他没有停下,继续向前不缓不急地走着。


“老子说话你听不见是不是!让你别过来!”打手又大声吼道。


“我过去,你能怎么样?”叶修嗤笑。


“再过来我就,就……”


叶修一抬手打断他:“你又不敢杀他,在这跟我就就就什么?”


在场的几个人哑口无言,他们确实被命令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做掉这位小少爷,周泽楷在轮回的位置人尽皆知,所以才一定要用特殊手段不留痕迹地处理掉。否则不仅雇主会撤回酬劳,夜袭绑架的事情闹大了,他们这群人也难逃轮回的责罚,搞不好直接连命都丢了。


白天那波伪装成跟踪偷袭的人已经被这两个合伙搞了个全军覆没,好不容易把周泽楷的保镖搞到重伤入院,不成想这个人白天刚被砍得露了骨头,没过多久就能像个没事人似的,力气大到直接踹开门轴。


叶修慢悠悠地走到桌旁,弯下腰捡起落在地板上的注射器,按动活塞朝空气里推了几滴。


“谁想给他用这个来着?”他转向蹲在地上呆若木鸡的老宋,“是你吧。”


老宋本来胆子就小,被这号人物点名问到,更是吓得动都不敢动,他不是常常参与这类施暴场合的人,只能支支吾吾地说:“我……我也是替人办事,我……”


“这么巧,我替他办事,”叶修朝周泽楷比划了一下,他收回手的时候又顺便把针尖在老宋面前晃了晃,“谁让你来的?你不止给老蒋一个人卖命吧?”


老宋的脸上本来是个吓到呆滞的表情,听到这里突然瞪圆了眼睛,发狠地抢过叶修手里地注射器,用力扎进自己的手臂,将整管药剂迅速推进皮肉里。


他这针扎得太快,来不及散开的液体将皮肤顶起一个大大的鼓包,注射器从他陡然松开的指缝里滑落,似乎是平生的勇气都用来结果自己,这位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像之前那位一样惨叫着在满地打滚,而是直直地倒在地面上,停止了呼吸。


“啊——!”Hanna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忍不住尖叫出声,所有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煞白,挟持的周泽楷的那名打手更是不知所措,眼看同伴都是要逃跑的样子,他继续端着也不是,放人也不是,握着匕首的手起起落落几个来回,将刀子拿得低了些。


叶修将视线从老宋身上挪开,再次环视房内的众人,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周泽楷身上。


“放他下来,你们走吧。”


几名打手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担心叶修有什么后招等着他们,纷纷楞在原地。


“走不走,”叶修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再不走我可反悔了。”


Hanna双手捂着嘴巴,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屋子,其他人本来也不想久留,像是受了煽动,都开始缓缓地向门外挪动,为首的依然夹着周泽楷,直到一只脚踏出门才将他用力往叶修的方向一扔,逃之夭夭。


叶修没等周泽楷缓过神来便弯下腰攥住他的上臂,大跨步从房间里走出去,周泽楷被他拽得踉踉跄跄,只能勉强跟上,边走边费力地将嘴上的封条撕掉,手上动作有些急,胶带扯破了嘴唇,渗出几丝血来。


这是处几乎废用的居民楼,一路走来连扇完整的窗户都看不到,叶修在走廊尽头的隐蔽处停下脚步,他迟疑着低下头,深深地出了口气,把周泽楷拉近到自己身前,紧紧地箍进怀里。


“对不起。”


这句没头没尾的道歉结束,叶修微微放松了手臂,将视线挪开,像是在研究墙角里密密麻麻的蛛网的纹理,他又深呼吸了一次,转回来面对着周泽楷,慢慢将脸凑近,迎着周泽楷错愕的神情,用舌尖一点点将他嘴上的血迹蹭干净,紧接着埋下头,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周泽楷的眼睛渐渐睁大,只是叶修没有配合此刻的情景和心境,他歪着头,睫毛时不时擦过周泽楷沾满血迹和灰尘的的脸颊鼻梁,细细厮磨,亲得格外投入。


周围的血腥味似乎淡了不少,周泽楷僵在身侧的手臂终于有了动作,小心翼翼地环过叶修的身子,避开伤口的位置慢慢收紧,继续压缩着两人之间的缝隙,加深正在进行的亲吻。


他们相互用涎液一点点濡湿干燥的唇瓣,松开牙关,舌尖在缝隙间羞赧地短暂碰触着,各自将混杂着彼此气息的清液吞进喉咙,再紧密地贴合,交换温热的鼻息。


在这样刚表白过心意的夜里主动接吻不算太明智,亲密接触不过多时,便有些不由自主地情动,叶修适时地将两人的嘴唇分开,抚摸着周泽楷的后脑轻声问道:“好点了没?”


这问题问得有些怪异,不仅和安慰方式不符,更和方才的情形不搭边。


周泽楷没有回答,反问道:“什么?”


“今晚的事情就忘了吧,”叶修说,“很多人做事不择手段,这种事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什么?”周泽楷更迷茫了,挟持绑架,更大的场面他们也不是没经历过,叶修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安慰人,含糊其辞,语气上甚至有些保护过度。


叶修被连着问了两个“什么”,终于意识到沟通出了偏差,他没有松开抱着周泽楷的手,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几秒,随即开口道:“好了,你就当我没说吧,我们回去。”


“快说。”周泽楷怎么会放过叶修这样的表情,马上追问。


“说什么说,”叶修没好气地撇开头,“我还以为他们要轮流非礼你。”


周泽楷听着这个别别扭扭的形容,死命憋住,没有笑出来。


“你还笑,我进屋之前听他们说要搞你,一进屋看你封着嘴衣服都脱了一半,我真无语了,”叶修这么说着,还是松了口气,“算了,没有就好。”


周泽楷轻咳两声,好意提醒:“我是男的。”


“男的就不能被搞了吗,怎这么天真,”叶修说,“走,回家。”


 


周泽楷执意要牵手,叶修也没有驳回,任他捏着自己的手掌走在落后半步的位置。


“虽然知道老蒋会有后招,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是我的失误。”


叶修习惯把每件能讲清的事情都跟周泽楷讲清,一方面分析事态,更重要的是不给他太多瞎想的空间,他边走边慢慢组织语言,尽量把因果顺序理清:“不过他这样决定也算合理,毕竟他在轮回还算是说得上话的人,白天的事情无论成功与否都能制造混乱,顺便把我消耗得差不多,这可以给他足够的时间布置新的行动,而且风险比我状态好的时候要小很多。”


“很奇怪,”周泽楷说,“自杀。”


叶修点点头:“你也发现了是吧,这场面还挺眼熟的。”


在微草继承仪式上安排爆破的卧底,也是在穷途末路的时候选择了饮弹自尽,虽然这样的方式并不算独创,甚至不算罕见,但两天内密集地出现,也难免使人往同一处联想。


“你注意到了没有,这个姓吴的,本来表现得那么畏缩,像他这种人,怎么会有勇气自杀,”叶修等周泽楷消化得差不多了,便继续说道,“应该就是因为我提到了关于他背后大老板的怀疑。”


“嗯。”


能为雇主做到这一步,不是极大的威逼便是极大的利诱,从微草的内应到这位懦弱的研究员,而如今利诱这一点已经基本可以被排除掉。如果这两个人的死是出自同一位“大老板”的手笔,后台水多深便很难想象,而轮回这位元老也只是计划中的棋子之一,至于计划是什么,单凭现在掌握的蛛丝马迹,甚至连皮毛都无法推测。


周泽楷思考得专注,没有意识到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说话,直到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脚步,险些让他直接撞上去。


“叶修?”周泽楷迟疑着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只是这么轻轻地一拍,叶修像没有站稳似的,左腿微微后退半步,他用没有拉着周泽楷的那只手扶着眉骨,隔了好久才慢慢地说道:“稍等……有点头晕。”


周泽楷却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上前搀着叶修的手臂将他扶住,靠在自己身上,暂且维持站立的姿势。


在叶修的脊背上,鲜血已经透过纱布渗出来,把衬衫染成一片殷红。




TBC


=======================



  • 2015年6月7日  百日周叶7/100



今天我早晨说我要用山东高考语文作文题写篇周叶,结果……




想当年我高考那个题目简直就是小天使啊……



看这个题目多好!多好!

评论

热度(72)